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吹风看景

享受自然

 
 
 

日志

 
 
关于我

有点多愁善感,喜欢附庸风雅,不吝惜所得,不贪求非属。为人真实真诚,善而敬之,恶而远之。富有爱心,热爱自然,性情随和,知足常乐。

网易考拉推荐

你不厉害是没有这两样知识  

2017-01-22 13:5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不厉害,是因为还没有找到这两种知识
石勇 | 文


第一类知识是提供信息。

这个类型的知识太多了。比如:

「苏格拉底是古希腊哲学家」;

「刘强东的老婆是章泽天女士,她被人称为『奶茶妹妹』」;

「马云说过一句话『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绝大多数人都死在明天晚上』」;

「特朗普是美国总统」;

……

我们需要这类知识吗?

需要。

它的功能,是提供一种对事实的描述(无论真假)。这类东西知道多了,你跟别人打交道时说出来,就会被人认为「有才」。至少人家也会羡慕你:「你知道的还不少啊!」

但这类知识,只发挥了我们最基本的一种能力:正常接收信息的能力。维持它的功能,也只需要发挥我们头脑里的一种能力:记忆力。

我们在接收这类信息时,处于复读机状态,别人告诉我们是什么,好像就是什么,比如别人告诉我们刘强东的老婆是奶茶妹妹章泽天女士,于是我们就「知道」、「相信」他的老婆是。对错与否,取决于别人告诉我们时,是不是真的(在这里,刘强东的老婆是奶茶妹妹章泽天女士,确实是真的)。

正因为这类知识的获得如此廉价和容易,我们在使用它们时也不需要发挥什么能力,所以,它们不会让我们变得厉害。

就我的经验观察,很多人所读的书,以及文章中,这类提供信息的知识占了很大的分量,文青-历史类书籍多是提供这类知识。有些人所谓的「博学」、「有才」,指的就是他的头脑容量装了太多这类知识。有一句话叫做「百无一用是书生」,一定程度上,指控的也是书生学到的只是这类知识。

第二类:描述表象

来看第二种类型的知识:描述世界的表象。

如果说提供信息的知识是,别人告诉你是什么,好像就是什么,那么描述世界表象的知识是:你根据那些知识看这个世界是什么,好像就是什么。

我们不再是复读机了,接收这些知识后,我们变成了照相机,有些人还自带美颜功能。

可是我们自拍出来的那张照片,无论是否美颜,毕竟不能代替真人。

网红们从照片和视频上看,都有一张女神一样的脸,可是当你看到她的素颜的时候,也就是个路人。当然,有一些人确实颜值挺高的。

所以表象,既可能是真相,也可能是假象。

描述表象的知识也非常多。比如:

「人是自私的」;

「海子因为精神分裂而自杀」;

「人性是恶的」;

「开车的人发怒是路怒症」;

「人是社会动物」;

……

不用说了,我们同样需要这类知识,因为它提供了一个结论(比如人是自私的),一种经验(比如人是恶的),一种解释(比如人开车发怒是有「路怒症」)。

看上去,这种知识肯定比只陈述一个事实的提供信息的知识要高档一点,至少在我们面对一个现象时,有了这种知识,马上就知道「原来是这样的啊」。

不过还是要问一下,这种知识,运用了我们的什么能力?

除了正常接收信息的能力、记忆力外,只运用到了基本的理解能力。我们只要有理解「人是自私的」能力就行,如果没这种能力,那就没办法了。

可是谁不具备这样的理解能力呢?

一个人厉害不厉害,看的不是理解能力如何,而是创造力、分析能力、洞察力、预测能力如何。所以,很遗憾,这种知识同样没什么了不起的。

我们就把提供信息的知识,以及描述表象的知识一并揭开吧!

它们其实就是传说中的「碎片化知识」——或许还是虚假的碎片,比如「人是自私的」、「人性是恶的」、「海子因为精神分裂而自杀」就是错的,是依赖于经验、错误的知识体系所形成的错觉,而「开车的人发怒是路怒症」这种知识没有任何意义,你开车时发怒是路怒症,我吃饭时发怒还是饭怒症呢!

碎片化的知识,即使是真的,也只是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个碎片,我们要获得关于这个世界的大致图像,必须占有无尽多的知识,并且把这些碎片连起来。

可是,我们在这方面无论多么厉害,在知识的储存能力上都干不过计算机。

赫拉克利特老师说,「博学并不能使人智慧」。他说话实际上已经非常客气了


第三类:揭示规律

有比提供信息、描述表象的知识厉害的知识,我把它叫「揭示规律」。

以刘强东和刘夫人奶茶妹妹为例。

提供信息的知识是「刘强东的老婆是奶茶妹妹」,它只陈述一个事实。描述表象的知识是「奶茶妹妹是为了钱嫁给刘强东的」——嗯,广大吃瓜群众对奶茶妹妹为什么嫁给刘强东作出了解释,根据某些经验,根据社会观念,也根据自己内心某些隐秘的东西。

但不好意思,这两类知识不怎么样。

所以我们最好越过表象,深刻一些。

揭示规律的知识是:「奶茶妹妹嫁给刘强东,是以情感为润滑剂的一种阶层资源交换,这种婚配属于一种『阶层内婚』」——它以维护和扩大阶层优势为目的,但并不意味着就没有情感。

我想说,如果就是认为当初人家奶茶妹妹只是为了钱,那你还是好好地吃瓜吧!

揭示规律的知识相对不是太多,但还是有不少的。比如:

古斯塔夫·勒庞所说的「群体不善于推理,却急于行动」;

弗洛姆老师所说的「施虐者需要他所统治的人,而且是非常需要,因为他的力量感是植根于统治他人这个事实的」;

赵汀阳老师所说的「『青年』这一隐喻意味深长,它暗示现代以『进步/落后』的技术指标替代了传统的『好/坏』人性标准,以『新/旧』时尚替代了传统的『卓越/拙劣』品质标准……」;

赫拉克利特老师说:「性格就是命运」、「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石勇老师说:「变坏是从变蠢开始的,正如变蠢也从变坏开始」;

……

揭示规律的知识,不再仅仅是陈述一个事实,也不仅仅是对世界的表象作出一个解释,而是越过了表象,深入内部去探究规律,看它有什么奥秘,到底是怎么玩的。

它要动用的,已不仅仅是我们正常接收信息的能力、记忆力、理解能力(以上是人就会),还要请这两位仁兄出马——它们是判断能力、想象能力。

换句话说,你不能再是一架复读机了亲爱的!而是需要有创造性,要学会在别人给了你这个揭示规律的知识后,运用你的判断能力、想象能力进行生产。

生产出的东西,就是你很厉害的知识。

第四类:提供方法

我们再接着看一种非常厉害的知识:提供方法的知识。

关于方法的知识相对很少。而且,很多方法也不是直接提供,没有搞出一个傻瓜式教程,广大人民群众不一定懂。

友情提示一下,像我的《世界如此险恶,你要内心强大2》这本书,提供的就是心理分析的方法,《中国社会各阶层心理分析》这本书(点击查看),提供的就是分析这个社会阶层的原理和方法。

当然几乎每个厉害的思想家都有方法论。

比如:

精神分析的老祖宗弗洛伊德老师说,「把无意识召唤成为意识」;

哲学家笛卡尔老师说:「我思故我在」;

哲学家康德老师说:「要按照你同时认为也能成为普遍规律的准则去行动」(它不仅是一种方法,也是一种道);

苏格拉底老师说:「一种东西到底是因为神喜欢它,所以它才是虔敬的,还是因为它本身就是虔敬的,所以神才喜欢它?」

老子说:「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我把它运用在头脑-心理-人格心理学上,提炼出的方法论是:「以脑观脑,以心观心,以格(人格)观人,以脑-心-格观天下」;

思想家赵汀阳老师所说的「无立场方法」;

……

我们要列一个公式:方法=对世界的分析思路+思考行动的程序。

如果说提供信息的知识是让你知道「有这么回事」,描述表象的知识是让你知道「看上去是什么」,揭示规律的知识是让你知道「它是怎么玩的」——它们仍然只是「知道」意义上的话,方法则是让你去具备「能力」和「改变」了——改变自己和外物。

这是一个质的分水岭。我们常说「知识能力」,「知识」,知道就行了,但「能力」需要方法。一个没有方法的人,无论知道了多少东西,在这个变幻的世界面前其实在心智上是紊乱的。要获得把控感,甚至为了获取利益,心智已经不够用,他可能会透支到自己的人格。

所以,你看到那些即使名校毕业,有很多知识,但也一肚子坏水的人,请不要奇怪。

因为他们的那些知识,也就到方法为止。

我们来解析一下这些方法。以弗洛伊德、笛卡尔、康德三位老师为例。

我在心理分析的理论与实践中发现,一个人之所以有心理问题,是从他最初逃避他所害怕的自然情感,逃避内心感受开始的。那些跟自然情感联系在一起的负面的心理能量被他压抑进了内心最深处,成为一种毒,此后,毒靠心理保护这个机制越积越多。解决心理问题的第一步就是回到当初的情境,体验原来被压抑的自然情感,释放出它的心理能量,从而把毒排出去。

如果一个人已经回忆不起来他当初受伤时的情境,它变成了一种无意识了呢?弗洛伊德老师告诉我们:把它召唤出来,变成意识。

我们回忆不起来过去,那就想办法让我们记得起来,或者,通过某种技术,在心理上把我们带回过去。

这些技术包括自由联想,包括催眠。它们就是把无意识召唤成为意识的方法。不会这些方法,仅仅知道「把无意识召唤为意识」之类的表达,这样的人知道的永远只是浅层次的知识,是完全的外行。

笛卡尔老师的「我思故我在」太有名了,所以即使一个人完全不懂哲学也应该知道(还不知道的赶快惭愧一下)。我们要获得关于世界的靠谱知识,必须基础牢靠,否则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所以要退回到一个确定无疑的起点,然后再从这里出发,一步一步走好了去推理、认知。这个确定无疑的起点就是「思」的那个「我」。笛师的这个是经典的哲学方法。

康德老师的那个「要按照你同时认为也能成为普遍规律的准则去行动」既有方法的层面,也有道的层面,这里先讲方法,后面再讲道。它非常晦涩,很不接地气。康师大概也知道了这一点,所以举了一个日常生活的例子想说明白。

这个例子是这样的:

有一个人,身上没钱,陷入了困境,他想向朋友借钱。但他很清楚,自己并没有能力还别人的钱,可是,如果不作出一个承诺,在一定期限内偿还,别人不可能借钱给他,又不是做慈善。所以,他作出了一个自己明知是不能兑现的,从而也是虚假的承诺,骗了别人,别人于是把钱借给了他。

现在要问的是,这样干地道吗?在道德上是对的吗?

如果他承认这是不地道的,是错的,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对他这种行为表示遗憾,不满,激动的可以表示强烈的谴责和极大的愤慨,被他的虚假承诺所骗而借钱给他的人,可以保留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权利。

可是如果他从内心里就认为是对的呢?

好办,我们想一下,既然他从内心里认为就是对的,那也意味着,他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惜通过虚假的承诺损害别人,那么:

A、所有人同样也可以不顾情义,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而不借钱给他;

B、谁都可以玩这样的虚假承诺,于是,使得任何一种承诺都变得不可信,也变得不可能,不会有人相信他。

最终的结果就是:他根本就借不到钱,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个情况叫做「自我挫败」。

孔子补充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这既是道,也是关于方法的知识。

康老师把「你认为这样干是对的,那就希望所有人也这样干;你认为这样干是错的,那就希望没有人这样干」称为「普遍化检验」。

一种行为如果是道德的,它必然是能经得起普遍化检验的,如果一种行为是不道德的,必然经不起普遍化检验。这就是判断一种行为是不是道德的方法,所谓「要按照你同时认为也能成为普遍规律的准则去行动」。

康师的这个方法论有很多玄机。在这里不多讲了。


第五类:描述心法

还有关于心法的知识。

比如:

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孟子·尽心上》说:「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王阳明把它概括、扩展为「致良知」;

弗洛姆老师说:「只有爱和创造性才能克服人与世界的分裂;

康德老师说:「人永远是目的,而不是手段」;

石勇老师说:「用人格担当起真实的自我,永远是解决心理问题、人生问题、博弈问题的第一步」;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