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吹风看景

享受自然

 
 
 

日志

 
 
关于我

有点多愁善感,喜欢附庸风雅,不吝惜所得,不贪求非属。为人真实真诚,善而敬之,恶而远之。富有爱心,热爱自然,性情随和,知足常乐。

网易考拉推荐

麻雀  

2014-06-24 15:4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算上这只麻雀,已经是我放出的第四只麻雀了。
      那次去香山车站等车,看见一些人逮了很多麻雀,装在笼子里,等人们每只花五元买了放生。笼子里麻雀很多,惊恐的纷飞,刺耳的鸣叫,我细看了看,有的麻雀头上已经在笼里顶破了头,伤口外翻着,仍在拼了命的扑着,悲惨的撞着,我心疼的有些伤心,据说麻雀气性大,根本在笼中养不活的,这是种宁死不屈的鸟。我讨价还价的用一只四元买下两只,选了头上伤口最重的两只,看那小贩咧着嘴一把攥住那只被我选中的麻雀,大大咧咧的递到我的面前。我小心的握住,用脸亲亲它,毛绒绒的,感觉它那温暖的小身体,在我手里用力挣着命,小爪有力的蹬着我的指头,我对它说:去吧,飞高点,飞远点,越远越好。手一张,它忒楞一下便冲向高空,向那远处的树林里飞去,那时我便有种想哭的感觉。
       第二次,是初夏里一阵暴雨过后,我在路上走着。那次雨很大,路上甚至有被狂风刮断的粗树叉,还有淋漓披纷的枝叶。阳光已经重新照耀了大地,雨后清爽的空气令每个毛孔都舒畅,当然,风也还有点冷。靠墙边,我就发现了那只蜷缩的小麻雀。它哆嗦着移动着小小的身体,证明它是活着的,它的羽毛被水卷成了缕,浑身上下无一丝干的地方,一小坨青紫的筋肉层层外露着,像是被撕咬过一样。我好奇的伸过手去,它连害怕的力气都没有,连躲都没躲一下,便被我握到手中。浑身湿漉漉的,嘴角还没退去鸭黄,说明它是一只雏雀,环顾四周,没有任何一只麻雀的呼唤。我的手中,它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眼睛也半睁半闭,不知能否救活。天还是有点冷,放下它,它已经飞不起来了。不是冻死就是会被淘气的孩子捉走,估计那样必死无疑。我的目的地是天坛,为何不让它跟我一起去天坛呢,也许我的温度能暖和过来它的小身体,天坛的树多,或许太阳烤热了大地,它就有活命的希望。我便以双手握空拳的方式,传递着我的热量,它感受到了,安安静静的趴在我的掌心里,刚才哆嗦的身体也不再颤抖了,我保持着这个姿势走了一站多路,不时看看它,小眼睛竟然睁圆了,给了我无限的希望,我便倒换着两手,没有感觉到它害怕,它只是安安静静的蹲卧在我的手里,任我带它去那,让我有种被信任的依赖。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它的羽毛渐渐干松了,终于覆盖了那小小的筋肉,我看了看,大小就跟普通麻雀一样,样子也已经长成,有长长地尾羽,而且翅膀也发育完全了。我轻轻地吐了一点口水递到它的嘴角,小麻雀似乎饿了,不再犹豫,渍渍砸砸的啜饮起来,这更给了我信心。我用手指轻轻捋着它头顶的羽毛,滑溜溜的,又用脸颊蹭蹭,它没有躲避,自始至终老老实实的,一副听天由命的架势。          到天坛了,看看它干的差不多了,小胸脯的毛蓬蓬均匀的覆盖着,原来没有受伤。我因要翻弄包找东西,便把它安放在我的书包盖上,再把它拿起来的时候,书包上多了一点白兮兮的鸟粪,我有点好气又好笑,看来它在用这种方式感谢我对它的搭救,就是一路上没有把大便排解在我的手中,刚一落手,它便立刻排泄了。它开始跳跃了,试着扑棱翅膀,但没有立刻飞走,我举了举手,它飞到路边一棵小松树上,蹬着小豆粒似的眼睛呆呆盯着,没有目标,显得仍旧木讷。我试着靠近它,也没有躲,看看天气还没彻底放晴,怕雨又下来它吃撑不住,我又把它拿了下来,它也仍旧老实,住在我的掌心中。
       终于,我把它放到一棵松树的枝丫上了,它本能的啄了两口小虫,又啄了两口露水,我对它终于信心十足了,呆了一呆,它忒楞一声忽然向高处飞去,藏在浓密的树叶里。周围是无数的它的同类,我知道,它被我救活了。

       今天写的是第四只跟我有缘的麻雀。中午我因事回家,一向喜爱猫的我看到一只趴在草地上的黄猫,我停下脚步,想逗逗它。它是个胆小的猫咪,小心的提防着我的靠近,看看我没有走开的意思,它低下头叼起一样东西想离开,我隐约看到它嘴里的东西是一只麻雀。对于自然界的弱肉强食,我看的很正常,比人类那种残忍的杀戮无辜的动物的行为,我对动物之间的杀戮猎捕在情感上能接受。所以并没有看恶那只可爱的猫咪。想起老舍写的那篇小麻雀的文章来,同情弱小的心境油然而生,我想救下那只落入猫口的麻雀。
        我去追猫,猫不舍得口中的猎物,叼起快速的跑了,我追了几回,在草地上绕了几圈,猫灵敏的穿梭在草丛中,也许被我追的累了,也许叼在嘴中的麻雀比较碍事,它停一会就把麻雀撂地上,隔着一定距离看看我。它是我们小区里的野猫,有人专门喂它,所以我不担心它会饿肚子,它叼着麻雀跑着,我想它一定怕跑丢了麻雀,不知咬的多死,也许那只小麻雀早没命了,我有点想罢手的想法。看我犹豫的不追的间隙,它把猎物放在地上,又低下头去闻,也许准备下嘴开吃了吧?我又奔过去,猫没来得及叼走,终于我从草地上捡起这只命悬一线的小生命。
       它竟然还活着,我有点庆幸。手里一点生命的体温,只是它一动不动,惊恐紧张使它缩成了一团,麻木了,那是只成年的麻雀,眼睛是睁着的,我把它带到家里,找了个纸盒,又撒了些鱼食,放了一小碟水,它仍旧一动不动的蜷缩在角落里,我翻看了一下没有出血,猫咪的利齿没有咬透它的身体,是不是羽毛保护了它?但它的精神非常不好。半个小时过去了,它保持着一个动作,不吃也不喝,更不叫。我把它放到卧室的窗台外,也把粮和水都放出去,由它去吧,心想粮和水也许会招来它的同类,或许其他鸟雀能救助它需要的东西。
       做完这些事,我捡起一本书来看,还没看几行,一阵清脆的鸟叫便吸引我向窗外望去。简直不敢相信,两三只麻雀盘旋在我的窗台附近,其中一只不断扑楞着翅膀,开始以为就是那只受伤的麻雀在练飞,活动翅膀呢,我偷偷地靠近一看,原来是一只活跃的麻雀在不断地撞击着那只小倒霉蛋。被咬的麻雀仍旧埋在窗台角落,任凭别的鸟雀的呼唤和扑打。我疑惑这些麻雀是怎么发现它的,也许它们的视力比我想象的要好,也许它们之间有传递信息的符号,我更突发奇想,是不是受伤的麻雀是个领导或它们的亲属,它的下级或兄弟姐妹一直在寻找它,现在发现了正在救助它,给它进行所谓的“人工呼吸”?还是麻雀的世界也有助人为乐的品质?抑或是落井下石,趁机在它如此体弱的情况下进行同类的欺负或报复?
       一次次的扑打似乎无济于事,那清脆震耳的音调变成了低沉的振颤之音,我方才知道小小的麻雀也会几种语言表达的。是不是发现了我的存在,几只鸟儿一晃儿远离了窗台,我查看那只伤鸟,它可怜的贴在窗台根上一动不动,我碰碰它,身体有些僵硬,心里悲哀的想到它死了,受到了内伤。但它的身体还是暖的。我把它拿到窗里来,刚放在内窗台上,它跳了起来,呼啦一声,飞出窗外,落到外面的大树上,我盯着它,它钻在树叶底下,仍旧不动,看不见它的身体,但刚才冲撞它的麻雀又来了,跟据它连续不停的冲撞和鸣叫,我知道那只幸运的麻雀还在那里。
        希望它不会有事,它还能飞,还有关注它的同类,小小的鸟儿,何尝没有自己的世界!我在心里祝福它们。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