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吹风看景

享受自然

 
 
 

日志

 
 
关于我

有点多愁善感,喜欢附庸风雅,不吝惜所得,不贪求非属。为人真实真诚,善而敬之,恶而远之。富有爱心,热爱自然,性情随和,知足常乐。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我的同桌  

2013-05-31 16:33: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歌总是触景生情,最真的梦里唱到:总是要走过千山和万水才知何去何从,总是要历过千回和百转才知情深意浓,总要等到错过多年以后,才知道自己最真的梦...不仅哑然失笑,我走过很多年了,仍旧不知自己的梦,或者说知道自己做梦,只是梦破了。

        谈不上情深意浓,也谈不上去从,但有个人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在我的脑海中凸显出来——同桌。那个长的懒懒的,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的班长,他善良,或许懦弱,不帅也不高能,甚至连大学都考不上的同桌。我对很多同学都记忆模糊了了,唯有他,至今反而清晰起来。

        仔细想想他,除了性格的温和,真的再找不到别的夸处,也许,仅仅是对我温和。

        我不讨厌他,他不温不火,不紧不慢,不坏也不好,不狂热也不痴迷,就是那样一个性子。总是眯缝着眼睛慢吞吞的来去,没有紧张感。

        我没见过他发火,受了冤枉委屈不过低头一声叹息,然后是呵呵呵呵,不知笑的是什么。唯一发生在我们中间一点火药味的事是一次传纸条的交流。自习课他借我数学笔记,看了半天说我记得不好,又看我写的作文,说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他喜欢扁人,为此经常惹来同学跟他打闹,他不生气,也许这就是他的乐趣吧,这回扁到我身上来了。我不服气,把本子要过来塞在书包里,他就写纸条。作文里有关于染缸之类的说法,我的意思是说身处不良环境,要注意节操什么的,出淤泥不染等等,他在字条里问什么是染缸,能把他染成什么颜色等等,那时中学生的作文多半无病呻吟,不过是狂呼一阵口号人云亦云,没什么思考,他这一问还真把我问住了。都说社会是染缸,学校是象牙塔,我们就是纯洁的白纸,如果这么回答真感觉像老夫子,不回答又不好,绞了半天脑汁,就说出了校门就是染缸,学坏就是坏颜色,有点强词夺理吧,他眯缝着眼睛想了想,似乎挺认真,然后趴在桌上睡觉。

        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但这件事却怪怪的在我的心里发了芽,似乎心里那点苍白被窥探到了似的,总不怎么舒服,不得不承认那些豪言壮语的苍白无力,没有新意。虽为此感到沮丧,但受他的嘲笑真不甘心。

       后来有人组织骑车出去玩,他很照顾弱小,他是搀扶我下山来的,这个印象很深。

       很多年过去了,同学组织聚会我又见到了他,那个喜欢呵呵呵呵的大男生,其他同学变化都很大,唯有他,顽固地守着他年少的尊容,仍旧眯缝着眼睛睡不醒的样子,慢吞吞的自顾自喝酒和我聊天,五音不全还敢唱歌,酒量不行还敢听话,我诧异的望了他一眼,岁月似乎没把他磨得怎样,连那身装束都没变,又很多年过去了,静静的夜里我偶尔哼唱起这首老歌:总是要走过千山和万水才知何去何从,总是要历过千回和百转才知情深意浓,总要等到错过多年以后,才知道自己最真的梦... 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那个细细长长的影子——呵呵呵呵没完没了的大男孩。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